首页>新闻>绵阳要闻 > 正文

绵阳市实施2019年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专项行动

2019-05-14 09:13:04 来源:绵阳在线
分享到:

  游仙区魏城镇佳昊农业园区

  目标

  解决“垃圾围村”,实现90%以上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计划今年全市新建22座生活垃圾压缩转运站新(改、扩)建10692个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收集点新改建93个乡镇回收站和1101个村(社区)回收点

  模式

  “四大重点任务”

  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收转运设施建设

  加强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

  加强农村存量生活垃圾治理

  加强农村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

  资金

  集中新增财力、盘活存量资金等多种方式加大投入力度积

  极争取上级资金,统筹好中央、省、市专项资金

  鼓励引入社会资本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农村垃圾治理是农村建设的老大难,尤其废旧塑料包装袋、农膜等因处理不当污染环境,甚至威胁到“菜篮子”“米袋子”安全。

  农村垃圾治理,如何在绵阳推广?如何实现可持续?我市日前审议并通过《绵阳市2019年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专项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今年,实现90%以上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

  这是绵阳破解“垃圾围村”顽疾,迈出“全国改善农村人居环境里程碑”式的一步。意味着影响农村人居环境的顽疾之一,困扰我市农村地区的“垃圾围村”问题,在绵阳将得到有效解决。

  干成什么样?

  解决“垃圾围村”,实现90%以上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

  在游仙区街子镇星光村,石墙泥瓦、木窗柴门,古色古香的小院、创意无限的文明标语,犹如走进一幅美丽的山水田园画卷。全村生活垃圾治理率达100%,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以前呀,农村基本是鸡鸭遍地爬,到处是污水、垃圾。没想到,现在有这么多城里人来耍。”该村村民龙敦仁记忆犹新。

  市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去年底,全市农村垃圾收运体系已基本建立。但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任重而道远,按照中央、省委、市委统一部署,去年全市乡村振兴大会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确定为乡村振兴第一仗。

  作为总蓝图,去年9月,《绵阳市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实施方案》正式出台,明确将从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生活污水治理、卫生厕所改造和粪污治理、村容村貌提升4项重点任务着手,全域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在此基础上,《绵阳市2019年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专项行动方案》出炉,以“垃圾”为主攻方向,推行农村垃圾集中收集处理,建立常态化保洁制度,计划今年,全市新建22座生活垃圾压缩转运站、新(改、扩)建10692个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收集点、新改建93个乡镇回收站和1101个村(社区)回收点,实现90%以上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

  其中,涪城区、游仙区、安州区、江油市、高新区、经开区、仙海区全面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全覆盖,100%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三台县、盐亭县、梓潼县全域和平武县、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城及周边,基本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全覆盖,90%以上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

  采用啥模式?

  主攻“四大重点任务”,因地制宜探索实施

  “和城市相比,农村垃圾处理更为困难。”该负责人说,就收集而言,由于农村居住点分散,垃圾收集、转运成本高昂;就处理而言,建设填埋、焚烧设施投资大,农村财力难以负担。

  如何能让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始终保持高效、有序?因地制宜,是绵阳努力探索出的方向。

  《方案》提出,通过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收转运设施建设、加强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加强农村存量生活垃圾治理、加强农村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四大重点任务”着手,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处理规范有序,环境干净整洁。

  该负责人认为,各地地区情况不一,不能“一刀切”推行一种处理方式,不能盲目推行全收全运集中处理。对于绵阳而言,目前仍存在不少地方垃圾收集处置设施配置使用不够,垃圾围村、垃圾山、垃圾沟现象没有明显改善等问题。因此,绵阳适合推行源头分类减量、适度集中处理模式。

  以“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收转运设施建设”为例,《方案》要求按照“户分类、村收集”模式,建设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设施,逐步实现垃圾减量化、收集分类化和处理资源化目标。“通过分类,可实现垃圾大减量,剩余则就近处理。这将是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突破的重点。”该负责人表示。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改变“垃圾围村”现状,上述的星光村是绵阳最早进行探索的地方之一。

  环卫设施修建到户、环卫工具配发到组、回收站点设置到村……再通过“定时清扫、定时保洁、定点投放、定时清运”和“户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区处理”这一系列流程,该地生活垃圾治理率达100%。一个适用当地,有效处理农村生活垃圾的“模式”,就此诞生。

  资金咋解决?

  突出政府引导,吸引社会资本投资

  农村垃圾治理绕不开“钱”的话题。

  村里的保洁队伍、垃圾收集站,镇上的垃圾转运站、垃圾转运车、处理场……哪一样对于农村而言,都费用巨大。

  记者测算,一个常住人口3000人-5000人的乡镇,污水处理站运行一年要60万元-100万元,对乡镇而言,这是一笔巨款。钱的问题关系着这场行动能否长久下去,会不会成为“一阵风”?

  《方案》中,特别明确了治理费用从哪里来。

  该负责人介绍,主要渠道是进一步调整优化支出结构,通过集中新增财力、盘活存量资金等多种方式加大投入力度。同时,积极争取上级资金,统筹好中央、省、市专项资金。

  另一个渠道是鼓励引入社会资本。该负责人说,农村垃圾治理市场空间巨大,绵阳支持各地探索引入市场机制,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金融资本参与农村生活垃圾治理设施项目的建设和运营,无疑将为社会资金参与农村生活垃圾收运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敞开大门。

  “引导村民和村集体一起出力,是破解‘垃圾围村’顽疾的根本途径。”该负责人说,今后也将充分调动村民参与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的积极性与主动性,鼓励其全过程参与农村生活垃圾治理规划、建设、管理和监督,还农村一片青山绿水。

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绵阳在线版权所有
广元新闻巴中在线达州在线绵阳在线凉山新闻网内江新闻网